现在位置:首页 » 品牌故事 »

百达翡丽:细述流转173年之间的时间密码

作者:上海高仿手表 ⁄ 时间:2013年01月18日 ⁄ 分类: 品牌故事 评论:0

百达翡丽——凝结技艺与美学的腕上苍穹,之于这庞大繁杂的非凡世界究竟意味着什么?自1839年创立起,在这173年漫长的岁月里,百达翡丽所恪守的哪些价值玉律让它拥有今日的凌绝成就?让我们回溯百达翡丽 173 年的历史,细数流转之间的时间密码。


Patek&Philippe 百达先生(左)与翡丽先生(右)

1839年至1932年——百达翡丽卓越制表技艺的起源与绽放

1812年,Patek先生出生波兰,未满16岁就加入波兰军队。1835年由于波兰局势动荡,Patek先生逃亡瑞士日内瓦,在学画求生的同时,他洞悉钟表业的无限前途,决定建立一个自己的钟表企业。Patek先生力邀同样来自波兰的钟表匠沙柏加入创业联盟——他主管经营,沙柏负责生产,并聘有6名员工,每年手工制作近200余枚精美绝伦的怀表。时值1839年,初始的名字为Patek,Cazpek & Co。

1844年法国工业展览会,Patek先生遇到法国制表工匠Philippe先生。在此次展会中,Philippe先生展示了自己的创新发明:转柄上弦设置——此项跨时代的发明简便了上弦的操作程序,让时计得以大量生产,同时也让Patek先生大为赞赏,并力邀他加盟自己的公司。1845年5月15日,Patek先生与Philippe先生正式携手,并承诺将共同致力于生产世界上最精致、优良的计时工具。1851年,公司名字更改为“Patek, Philippe & Cie”,至此,将给世界钟表业带来巨大变革的联合形成了。

随着工业时代的发展,翡丽先生将机械化引入生产,强化生产流程,加之创新突破的制表技艺,百达翡丽随即推出了众多技术专利、代表产品,并拥有许多极具荣耀的历史性时刻。1851年,百达翡丽参加了具有世界博览会先驱之称的伦敦水晶宫博览会,推出全球最小的时计,引起了世界名流们的极大关注——就连维多利亚女王也为自己和丈夫阿尔伯特亲王各选购了一枚百达翡丽。


1868 年,百达翡丽为匈牙利Kocewicz 伯爵夫人制作了世上首枚瑞士腕表

Patek先生有着极度敏锐的市场洞察力,而Philippe先生拥有创新的卓越技术。在他们的共同领导下,1868年,公司迎来了一个新的里程碑:百达翡丽(Patek Philippe)为匈牙利Kocewicz伯爵夫人制作了世上首枚瑞士腕表。公司从而因卓越的创造力而树立起显赫的声誉,也自此令全世界的女性为其产品而痴迷。


1925 年百达翡丽推出首款万年历腕表

1902年,百达翡丽为其双秒追针计时表提交了专利申请。1927年,百达翡丽推出并批量生产其首款计时腕表,之中部分表品便拥有双秒追针计时功能。值得一提的是,当时的百达翡丽已经提出其品牌标语——“开创你自己的传统”(“Begin your own tradition”) ;时值今日,这一独到的品牌理念早已深入民心。随着岁月流逝,百达翡丽公司的领导者不断更换,但它对完美的追求却始终未变。


1927 年百达翡丽推出Packard 天文表

1932年——斯登家族入主:传统的承袭与更迭

1929年全球经济大萧条爆发,严重影响了整个日内瓦制表业。“那是个艰难的时代!我特别记得父亲曾告诉我当时环境极其艰苦,每个星期他们都得决定融掉哪一枚金表壳来支付钟表工匠的工资。”(斯登家族第四代传人泰瑞·斯登回忆道。)此时,作为名闻于世的钟表表盘公司持有者,以及百达翡丽表盘的唯一供应商,斯登兄弟查尔斯·斯登(Charles Stern)和约翰·斯登(Jean Stern)开始出资运营百达翡丽公司。1932年,斯登家族正式入主。


1927 年百达翡丽推出Packard 天文表

在斯登兄弟的策略调整下,百达翡丽开始严格统一其制表工艺标准,以确保每一枚烙印着百达翡丽标志的钟表均经过最严格考究的工艺认证。同时,他们也积极开拓海外市场——1937年,查尔斯·斯登的儿子亨利·斯登被派驻纽约,负责与美国各个分销商接洽。那是一项繁重的工作,亨利·斯登原定逗留的六个月,结果延长至二十一年。


1927 年百达翡丽推出Packard 天文表

1958年至1976年—— 亨利·斯登奠定百达翡丽品牌影响力

1958年,亨利·斯登正式担当管理职责。在工场技师的印象中,亨利·斯登总是穿梭于纽约和日内瓦之间,没有一件事情在他看来是微不足道的,他魅力非凡,圆通睿智,最重要的,他具备着生生不息的独立精神。”


作为对 Calatrava 系列的献礼,百达翡丽于 2006 年推出Ref.5396

30至40年代,装饰艺术蓬勃发展,同时在制表业,腕表开始盛行,并逐渐取代怀表。1932年,百达翡丽适时推出了Calatrava系列腕表——它独特简约,设计前卫,并拥有极强的佩戴功能性。此时的百达翡丽与其制表工场,早已凭借杰出的工艺成就在业界卓尔不群,他们为一位美国银行家制作的Graves怀表成为当时世界上工艺最为复杂的代表;1944年,百达翡丽腕表的杰出技师们在日内瓦天文台举行的一个精确度比赛中拔得头筹。4年后,公司成立了电子部,致力于开发全新的计时器械:电动、电子以及石英装置。1953年公司生产出第一枚全电子腕表,同时向市场推出首枚自动上弦腕表。


为庆贺Aquanaut 系列推出十周年,百达翡丽于2007 年推出新款男士腕表

独立自主、革新创造始终是百达翡丽信守的重要价值。20世纪70年代,带有着强烈的钟表界先锋意识,百达翡丽推出最为经典的系列之一:Golden Ellipse。1976年,设计灵感来自于旧时远洋轮船舷窗的Nautilus系列一经面世,便成为前卫设计的典范。次年,在此基础上,百达翡丽推出以橡胶表带为特征的Aquanaut系列,为休闲表款系列增添运动时尚风范。

1977年至2008年——菲力·斯登引领百达翡丽顶级制表专业精神


百达翡丽成立150 周年,1989 年推出Caliber 89_Caliber 89 黄金款


百达翡丽成立150 周年,1989 年推出Caliber 89_Caliber 89 黄金款

1977年,亨利·斯登的儿子菲力·斯登成为百达翡丽公司的掌管者。整整十年,他带领公司度过石英时计带来的危机,为百达翡丽奠定了前所未有的卓越地位,使品牌成为了制造高精密度和极具收藏价值的复杂时计的基准。菲力·斯登坚信,复杂功能是制表业中的顶级工艺,而百达翡丽尊崇的正是“完美的复杂性”与“完美的精确性”的结合。1989年,公司150年华诞,百达翡丽推出了Caliber 89。这款世界上最复杂的便携式机械时计,历经九年开发,为公司发展史上立下新里程碑。


1996 年菲力斯登将百达翡丽从日内瓦的历史驻地搬到Plan-les-Ouates

1996年,菲力·斯登将百达翡丽从日内瓦的历史驻地搬到Plan-les-Ouates这现代化的制表总部;并在同年,那条广为流传的经典广告语“没人能拥有百达翡丽,只不过为下一代保管而已”(“You never actually own a Patek Philippe. You merely look after it for the next generation.”)应运而生。90年代,百达翡丽推出新系列超级复杂功能系列——万年历计时腕表,三问报时、陀飞轮万年历腕表。公司更是开创了定制中心,并将年产量定为20,000只。20世纪的最后十年见证了两款卓越的腕表系列诞生:受装饰艺术时期启发而生的矩形或酒桶形的Gondolo系列和专为女性打造的Twenty~4系列。为纪念千禧年,百达翡丽推出拥有6项专利、21项复杂功能的Star Caliber 2000,重新演绎了钟表制造的至臻艺术并将它推上新的水平。


百达翡丽博物馆


百达翡丽博物馆产品陈列

出于对杰出的钟表时计的热情,菲力·斯登收集了无数令人叹为观止的独特腕表、自动乐音装置、珐琅微绘等,更缔造了百达翡丽博物馆。2001年,这座收藏2000多枚、跨越欧洲500年制表史珍藏,4000册图书的钟表博物馆,终于在日内瓦向世人揭开了神秘的面纱。


百达翡丽家族三代 右-荣誉主席菲力斯登 Philippe Stern 中-已故名誉总裁亨利斯登先生Henri Stern 左-总裁泰瑞斯登 Thierry Stern

2009年至今——泰瑞·斯登秉承百达翡丽传统与现代的完美交融

为保留最纯正的日内瓦血统,百达翡丽一直施行独立家族式管理。作为第四代家族产业未来继承人,泰瑞·斯登花了十年的时间,等待着与父亲并肩作战的机会。

泰瑞·斯登从小对制表业耳濡目染,在完成日内瓦商业学院以及制表学院的速成班学习后,他渐渐熟悉了制表机械原理的精髓与奥妙。之后便被父亲派遣至德国为百达翡丽开发新市场。在那里,他与两大百达翡丽零售商共度了两年时间——亲身接触零售和销售领域,并近距离观察销售流程和战略。年轻的泰瑞·斯登离开德国后便前往美国,供职于百达翡丽的子公司。又是两年,他拜访了这个大市场中所有的零售商。泰瑞·斯登从蓝领工人做起,潜心学习表带和表品外部部件的元件生产。同时,他也开始陆续参与新生产方式的引用,尤其是最尖端电脑控制机械设备。 从1998年至2003年,“我开始接管百达翡丽产品开发和设计,组织并合理改革了所有内部服务,让管理层能直接即时地接触正在进行的创新工作。采用这种方式后,公司能获得越来越精确的数据,从而确保产品开发中更完善的时间管理和成本控制。”


2009 年春始,百达翡丽今后出品的机械机芯全部采用独一无二的百达翡丽印记

泰瑞·斯登立志确保百达翡丽在制表技术领域的领先地位,在2009年百达翡丽宣布针对机械腕表的全新质量标准——百达翡丽印记(Patek Philippe Seal)。这枚印记融合了百达翡丽制表工坊的精髓,远远超越官方标准——不仅适用于机芯,而且可以延伸至整枚腕表,从表壳、表盘、指针、按钮到表带生耳等,甚至涉及成品腕表的美学、功能标准,及售后服务。


酒桶形外观和玫瑰金材质成为Chronometro Gondolo 系列的经典表壳特征

如今的百达翡丽,一方面拥有最新的技术,以全新的机器、电脑和数码信息手段来制造零件;同时又有精通古老传统工艺的制表匠,他们装配时计的方式一如传统。在百达翡丽开创的制表学校中,老一辈的制表匠也在致力于培训十五六岁的年轻人,使他们成为新一代极具高超技艺与传承品质的优秀制表匠。


首款表圈无钻的黄金款式Twenty~4®系列腕表

目前,百达翡丽是仅存的在原厂完成全部制表工艺的钟表制造商,自1839年以来,每一枚出厂的百达翡丽都刻有自己的名字,每只表都被记录在案,强烈的精品意识、精湛的工艺、源源不断的创新缔造了举世推崇的百达翡丽。


Golden Ellipse 作为百达翡丽创新风格的特色时计系列之一,至今仍是备受推崇的腕表设计之一

“我们不能拥有时间,只能珍惜时间。”百达翡丽的制表精神,也正是对美感、创新和传承的执着,珍惜每一枚时计,并为下一代保管珍藏。生命的意义由后代血脉相传,而在表与人之间,即存在着一种无形、无声的情感交流——我们将这腕间的珍品传至下一代手中,便已开始于我们的下一代共同瞻望未来。


1976 年推出的Nautilus 系列在休闲优雅类腕表杰作中备受青睐


千禧年,百达翡丽推出Star Caliber 2000正面


千禧年,百达翡丽推出Star Caliber 2000背面

目前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