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 » 品牌故事 »

用科学知识推动精密制表业进步的朗格表

作者:上海高仿手表 ⁄ 时间:2013年01月18日 ⁄ 分类: 品牌故事 评论:0

朗格表之所有受到来自世界各地钟表收藏者的追捧,无与伦比的精湛制表技术和高水准的完美手工,以及品牌的历史与传奇都是朗格不可或缺的制胜利器。


朗格“TOURBILLON “Pour le Mérite””拍出33万欧元的高价

2012年5月12日在德国法兰克福举行的Dr. Crott第85届拍卖会上,一枚独一无二的珍藏朗格腕表高调落锤成交。这一枚搭配小号铂金表壳和庄重黑色表盘的TOURBILLON “Pour le Mérite”,首次是于1996年售出的,而在这一届拍卖会上,则以令人咂舌的33万欧元之高价成交,TOURBILLON “Pour le Mérite”铂金版本腕表僅限量发行50枚,这一枚是第45枚。这枚朗格珍贵腕表的拍卖记录,比起当年这款手表的零售价高出了五倍之多。刷新自朗格TOURBILLON “Pour le Mérite”面世以来最高的拍卖记录。


费尔迪南多·阿道夫·朗格(Ferdinand Adolph Lange)

费尔迪南多·阿道夫·朗格(Ferdinand Adolph Lange)在靠近德国德勒斯登(Dresden)的格拉苏蒂小城建立Saxon精致制表工业。他于1845年一手创造朗格品牌。对每一枚朗格,费尔迪南多都不曾有半点懈怠。螺丝因定黄金套桶上有宝石轴承、蓝钢指针及镙丝,这些统统为当时的朗格怀表增添了不少特色的装饰。手工雕刻的摆轮夹板则为朗格表赋予了独特的风格。手工雕花的摆轮夹板按传统花卉图案由大师手功制成,也正是因此,每一枚都流露出个人的风格,他们都是独一无二的精品,每一枚都与众不同。正是这种对品质和手工的完美追求,让朗格打造的怀表不仅质量出众,外观更是优雅完美,于是在欧洲的贵族当中享有盛誉。

十九世纪的欧洲是一个先驱者的乐园,冒险家的天堂。是属于探险家和发明家的年代。人类对自然世界深入的探索与发现,正在地球上最偏远的角落悄然开始。而在这些科学家和探险家的行囊里,朗格为他们提供了精准且清淅的时计装备。朗格制表厂的六枚怀表曾伴随着自然科学家埃里希﹒冯德里 加尔斯基(Erich VonDrygalski)踏上了德国的首次南极探险之旅;另外的两枚“大型天文台表”则售给了德国斐德利希哈芬的齐柏林飞船生产厂,用于飞艇导航和航空交通的控制。

朗格自创建以来,一直遵循着创始人费尔迪南多·阿道夫·朗格对精密制表业的精神信仰,即:用先进的科学知识来推动精密制表业的进步。朗格的第二代 RichardLange则被誉为铍镍合金游丝的精神之父,至今这种游丝技术尚被广泛的应用于优质的机械计时器中。

到了1898年,凯瑟-威廉二世(Kaiser William II)则,特意向朗格表订制一只高贵的怀表,作为造访奥图曼帝国时赠送给阿布杜勒-哈米德二世(Sultan Abdul Hamid II)的礼物。

然而,接下来的百年,朗格表的命运与德国的国运一样多叵,经历着两次战争的摧残,东西德的分裂,让这个传统的家族企业划入到东德,成为全民共同资产,朗格表的商标也化为乌有,朗格制表厂不复存在,而成为人们记忆又感叹的一个精密制表业的传奇,

朗格的复生,要从冷战的结束,东西德的统一说起。

二战结束后,朗格收归东德国有,制表厂沉默了40年,朗格之名也再不复见于于表盘之上。正因如此,镌有朗格商标的怀表在收藏家圈子里更具传奇色彩。1990年,东、西德拆掉了柏林墙完成了统一后,朗格表厂创始人的曾孙瓦尔特·朗格(Walter Lange)才得以重续朗格新世纪。朗格表的再一次生产,为朗格品牌的传统注入了新的生命。朗格制表厂重新打响“德国制造”的美名,同时再一次登上精密制表工艺领袖地位,抗衡众家著名瑞士豪华腕表品牌。


朗格旗舰系列lange 1部分家族成员

A. Lange& Sohne的崛起,除了以传统德式机芯的优雅风格一新表坛气象之外,还创造出一个接近完美的视觉印象,代表了对制表技艺和美学境界绝对专注的宣誓。由透明表背观赏到这些机芯的玩家,鲜少有不会深迷其中的。重生的A. Lange & Sohne 为顶级制表领域建立了一套非常高的新标准,迫使很多瑞士大厂必须在产品上对它有所回应,而它对“完美工艺”的诠释手法也为表厂与玩家带来反思的契机∶A. Lange& Sohne 只制造机械表,只使用自制的机芯 (In House Movement),而且不同的表款系列必定使用不同的基础机芯。A. Lange & Sohne 手表的所有机件都须经人工仔细精美打磨才算完工,因而成就出令人惊艳的机芯素质。

1994年,朗格品牌推出了重生后的第一批腕表——旗舰系列lange 1。令人惊艳的偏心表盘设计已成为设计典范,已获多项国际大奖,配置专利大日期显示,双发条盒,三天以上的动力储存。当lange 1初次露面,朗格著名的大日历窗口也首次亮相,它比传统的一般装置大了4倍左右,令人回想起约翰·克里斯迪昂·古特凯斯于1814年在德勒斯登为森帕歌剧院所制作的5分钟数字钟。

如今朗格的表艺巨匠均以手工严谨雕琢,以实心金或铂金打造表壳,均配备自制高级机芯,全系列共有25种不同机芯,470多名员工每年仅制造出厂约5000枚腕表。新一代朗格表继续体现优良的设计与质感,灵感来自钟表历史上著名的朗格怀表,包括以未经处理的德国银精制而成的格拉苏底3/4夹板、手工雕花摆轮桥板、蓝钢螺丝与k金套筒,并运用抗磨损的红宝石轴承以固定维持齿轮运转传动的稳定。

每一枚朗格腕表都配置有特别的机芯,在方寸的空间内使用了近千枚零件,而几乎所有的机芯零件都在工厂内自制完成,就连装饰过程所需的工具与配件也在厂内自行制造。极板、桥板、杠杆、游丝、齿轮等,所有零件均由制表师们由手工精制而成,再以创作艺术品般的工序进行抛光打磨——哪怕是隐藏在机芯内的零件。而每一枚的摆轮桥板亦以手工雕刻。所有机芯均经过二次组装,第一次组装后以五方位调校测试,然后再重新拆开,再次清洁每个零件,最后再以真正的蓝钢螺丝完成第二次组装,并在出厂前经过几周的精准度测试。


2012日内瓦表展亮相的全新朗格lange 1腕表

朗格的精湛技术与杰出工艺,不仅让它在市场上备受瞩目,同时,也让它在名表拍卖会上尽显王者魅力。除了这一次在法兰克富拍卖上创下最高纪录外,2011年10月香港苏富比拍卖行就拍出三款,四支朗格稀有腕表。其中,年份为2003年的GRAND LANGEA 1“Luna Mundi”一套两支限量版,精致罕有的白金及粉红金手动上链腕表,拍出了98万港币(93750欧元)。这一对朗格腕表,更是各自还具备,南极及北极月相盈亏和动力储存显示,全球限量101支,这一对是第No.25/101。

LANGEZEITWERK拥有一个具象征意义的名字,是一款象征绝对清晰易读的腕表。尺寸无可匹敌的数字,即使匆匆一瞥亦能清晰读取时间。轻轻的一声滴答,在瞬间,分钟显示一歩一歩向前进,直至整点时间,腕表便会向前跳一大步。这时,三个数字盘全部立刻同时跳前一个单位。在这次拍卖会上,也这支精美稀有的白金手动上链跳时跳分腕表备动力储存显示的腕表,有不俗的成绩,年份约2010,比其上市的的价值提高了40%,拍出680000港币(65000欧元)。这支表,代表着朗格表的一个跨越,即由传统的指针到清晰的数字读取。也代表着朗格在机械制表领域里的不断创新和探索。

275000港币(26300欧元)拍出的朗格 1815MOONPHASE腕表,是为了纪念朗格表的创始人:费尔迪南多·阿道夫·朗格而生产的。1815月相表采用了一套特殊传动比的齿轮,每个正月的误差只有6.61秒。也就是说要经过1058年之后,月龄的实际误差才会达到一天。这支纪念腕表,正是想要再一次表过费尔迪南多·阿道夫·朗格当初创立品牌时的初衷:用先进的科学知识来推动精密制表业的进步。

目前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