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 » 品牌故事 »

万希泉表设计和市场推广上的失误

作者:上海高仿手表 ⁄ 时间:2013年01月18日 ⁄ 分类: 品牌故事 评论:0

设计师不知什么是美,经营者不知什么是“卖点”,那问题就难办了。对memorigin来说,这两个问题都存在。而且还有一个硬伤,产地名声不好。所以出现了在杂志宣传上不标产地这一低级失误。反映出经营者不知消费者的心态这一事实。关系企业存亡、销路好坏的事实。

今年1月末,我在北京过完春节回到东京,立即接到位于新宿的二手奢侈品大型连锁店的店长方山正彦的电话,让我有时间去看看一款手表,是不是有意购入。

前年七月,我在该店购物时,巧遇日本电视台采访华人购物者,谈谈在日购物心得,游客中当时只有我一个人能讲日语,也懂手表之术语,所以在电视上给“米兵”店做了一次义务宣传,无非是该店的商品如何质优价廉,服务也上乘等等。其实也是说的真话,能用商品券当现金使用,全东京的二手店只有该店一家。试想,你若买100万日元的PP,拿现金到附近的典当行去买商品券,可以九折购到,如是短期观光签证,还免5%的消费税。100万日元的PP只要85万就可买到,何乐而不为呢?

应当表扬,更应当鼓励。而且该店刷银联卡从不收顾客的手续费,从不把刷卡消费和现金消费区别对待。形成对照的是,大黑屋系统的店一听说刷银联卡,原来讲下来的价格也不愿履行。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米兵”是非常大度,办事非常讲究。银联卡手续费,店里全承担,赔了也认账。

在电视上表扬了米兵店之后,新宿全店的人都认识了我,无奈新人换得很勤。原来总向我抛媚眼的美女店员也转到名古屋店里去了。去米兵新宿店少起来了。再说,这个店价格如同铁打,无论你多熟,买数额多么巨大,一分钱也不会优惠。习惯了这个价格体系,只能从商品券上做文章。近一年日元升值,能买的东西越来也少。偶尔去都是看看品牌衣服,尤其是爱马仕的风衣和棉夹克,价格很诱人。

来路不明设计欠佳的陀飞轮手表

方山这次请我也是遇到了难题,店里给一个新牌子的新产品做代理,广告力度做的不小,收效不大,想让我看看表,从玩家的角度提提意见。另外看看我是否有兴趣买一两只。

牌子是memorigin,做的是陀飞轮双镂空系列。我一看表就回忆起来了,在成田机场买了一本手表杂志,有这个表的宣传。对不熟的牌子往往先看是何处制造。但文章从头看到尾,也没看到是哪国的牌子。日本这个国家,很重视产地和品牌。举例子说,日本人绝对不会买朝鲜和索马里制造的手表。我们也不例外。从这个意义上说,产地标识至关重要。如果是名声不好的地区,还不如标上独立制表人的牌子。反正优秀的人才没有国界,对独立制表人的作品,如果美,如果有卖点,就没问题。矫大羽就是例子之一。

在米兵店,当我看到商品时,我立即感到这个表的卖点的创意出自大陆或香港。设计也出自不专业的设计人员。表的整体水平是海鸥的水平,价格是海鸥表的十倍左右。为什么这么说呢?现在打陀飞轮牌,以陀飞轮作卖点,除了大陆以外,别人做不出来。理由很简单,他们不作市场调查。表的消费群体中,喜欢陀飞轮的只占不到百分之三,这百分之三还都是喜欢有立体美感,有漩涡感的高级陀飞轮。懂表的人都知道,没有高级品牌的力量作支持,陀飞轮只能是一个累赘的玩具,做不出立体美的漩涡感,又对手表的精度、坚牢度没有什么贡献,那不是玩具是什么呢?

没认真研究才导致经营失误,陀飞轮牌打得不对,滞销在所难免。

设计上存在严重问题。对这种有动感,两面镂空的表而言,表圈要有相对宽度,否则压不住机芯的镂空,显得表没有平衡感和突兀。表壳又不是贵金属,为什么不做得大点儿?这种表壳的设计真是美学专家搞的还是外行仿海鸥的初级表款呢?让人心存疑虑。还有表把,做得也很小气,配合了表壳的瘦弱,做成了仿古式、仿怀表式的表把。设计方面的第二个问题是表盘太花。消费者中喜欢表盘复杂的人也不多,更多的人还是喜欢简洁大方。以和PP比较为例,PP中最难入手的简单款是红金的5296和黄金的5153,这两款表有让人吃惊的简洁美。可以供设计师参考。

设计方面的问题还有若干,不说了。反正说了表厂也不一定有反应。最后又谈到产地。虽然手表杂志上从头到尾都没提产地,还是从手表附属的宣传品上看到是香港制造。不是说香港名称有多么负面,最起码“香港劳力士”这个词,大多数玩表的外国人都知道。那个时代,港人制造了劳力士金壳、金带,装上改造的1570机芯,按18238的价格卖,已成为历史的一部分。我为香港的名声感到心痛,而且痛了不止一次。信息的闭塞来源于信息的不开放。大陆的表厂均存在信息闭塞。不知国外是怎么看的这一大问题的,香港好些,但有信息不研究。应当在流行、美学、卖点等方面做些调研。然后再进军国际市场才好。至少在《名表论坛》上,在大陆市场上,廉价陀飞轮是滞销货这一点早就形成了共识。但厂家仍在固执地把廉价陀飞轮当成宝贝,来研制产品,花大钱促销,这本身就是对自己的不敬,对信息社会的不敬,对调查研究的不敬。设计部门有责任。

一味模仿并不能成功

我以前针对中国的钟表工业,也曾对海鸥表厂,几个媒体,还有深圳的制表人老米等人谈过自己的看法。那就是不能跟在别人后面爬行。不能模仿别人的产品。不能追赶流行。要研究并形成一种认真做事、老实做事的文化后,你的产品才会慢慢有起色。至于形成品牌,那就要坚持几十年或上百年后了。中国的普通消费者有多少人知道大品牌呢?真正从底层富裕起来的人不一定知道多少手表品牌。有美感,实用大方,保值的表,价格适中的表,可以针对每年进入万元消费区的2000万人发力。问题是这表你做得到底美不美。没有比较就不会知道何为美。设计师怕闭塞也怕盲从。我看memorigin的问题,之所以滞销,设计要负50%的责任,经营者也要负50%的责任。

在一个发达国家推销半高级的手表(陀飞轮伴两面镂空,售价为人民币2.8万,钢表),可不是一件容易事。一些不负责的媒体,你出了钱,他就大肆宣传,哪怕有瑕疵的宣传。

代理店方面,我看是寄售的方式。不用付什么成本,卖一个赚一个,卖不了也不赔什么。长期下去,制表企业要受影响。品牌会拉圾化。从关心香港企业的角度,我想企业高层能否集思广益,解决一下宣传上的棘手的不标产地的问题。设计师也应从仿海鸥的倾向跳出来,多参加几次国际表展,把握时代脉搏,设计出有灵感的作品才是脱困之路。也许他们厂经济很好,但我看认真方面,美学,对质感之追求等方面,还有很多完善空间。

目前有 0 条评论